医学百科

卫生部组织专家调查云南返乡农民工“怪病”事件

新华网北京3月19日电(记者周婷玉)最近,有媒体报道云南昭通市水富县向家坝镇50多名返乡农民工患“怪病”,并已有12人死亡。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19日就此事回应时指出,卫生部已派出职业病专家赴云南、安徽调查处理这一事件

据了解,2004年至2006年间,云南省水富县向家坝镇的部分村民,先后到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官沟乡的石英砂厂打工。从2006年开始,到石英砂厂打工返乡的许多农民先后患上了一种症状相同的怪病:消瘦呼吸困难头晕咳嗽,死亡事件接连发生

这起事件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经过排查,目前已发现从石英砂厂打工返乡的77人中,近三年内有12人因患“怪病”死亡,另有27人不同程度地发病。随后,该县将24名重症患者接到医院进行治疗。经云南省卫生厅组织医学专家诊断,24名重症患者中,有3人确诊为肺结核,3人属于肺结核待排查,4人未见明显异常情况,另外14人的病因有待进一步确诊。

毛群安介绍,卫生部在3月16日下午获悉网络报道云南省水富县返乡农民工患“怪病”死亡事件后,立即请云南省卫生厅核实有关情况。

在云南省初步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卫生部于3月18日请安徽省卫生厅会同有关部门对滁州市凤阳县有关企业职业病防治工作情况进行调查处理,同时将此事件通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全国总工会。

18日晚卫生部派出尘肺病诊断、治疗方面的专家赴云南省指导、帮助查明病因和治疗,派出职业病防治专家赴安徽省指导对企业的核查工作。

背景资料

患者家属说,现在就靠这种偏方药维持。

患者家属说,现在就靠这种偏方药维持。

得了绝症,今后的日子咋个过。

脖子上长斑点

背上开始脱皮

[核心速读]

昭通市水富县向家坝镇有3个偏僻的村寨,多年来,当地村民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最近两年,其中两个村寨却不再平静。原来,当地有50多名从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官沟乡一砂石厂打工返乡的男子,共同患上了一种“怪病”。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仅两年多的时间,三个村相继死了12名青壮年男子。由于无钱医治,目前村里还有30多个男子得了这种病。昨日,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3个村死了12人

据当地村民介绍,从2004年下半年开始,当地村民李长海、陈文军、邓寿田、李忠民4人,通过外乡朋友的介绍,每人交纳了100元中介费后,跟着其他村民一起,成为第一批到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官沟乡一砂石厂打工的村民,据说主要从事粉碎砂石工作。虽然工作环境很差,但每个月下来有2000多元工资,每年还能往家寄2万多元钱。

看着这4人每年出去都挣到了不少钱,于是一些沾亲带故的村民,趁他们返乡时纷纷找到他们,希望通过介绍也出去打工赚钱。从2007年开始,当地近300名村民纷纷去到安徽砂石厂打工,也确实赚了不少钱。

向家坝镇永安村卫生所所长晁增明说,从2006年初开始,务工回来的部分村民,开始出现胸闷胸痛、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发展到最近一两年,患者产生多种并发症,最后因肺心病呼吸功能衰竭而死亡的人开始出现。

晁增明说,经卫生所初步统计,患这种怪病的永安村民就有23人,其中6人已集中在近两年时间里相继死亡,其中一家死了3个人。另据了解,相邻的大池村患上这种病的人也有22个,其中已死亡5人,且都是壮年男子。

据了解,向家坝镇得这种怪病的人,涉及到永安、大池、楼坝3个村委会。村民反映说,当地近几年到安徽从事相同工作的村民至少有300人。现在到底有多少人患这种怪病?当地县委一官员昨日透露说,3个村委会已经死亡12人,其中楼坝村委会1人,其他的集中在永安、大池两个村。患上这种怪病的人,尤其以永安村最为突出,目前还有27人。

34人成“活死人”

永安村一周姓村民说,村里的怪病是从2006年下半年出现的,开始村民们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这些人医来医去总不见好转。后来才发现,那些陆续死了的村民,都是从安徽砂石厂打工回来的人,而且所从事的工种基本一样。

昨日,记者见到王长贵时,这个45岁的汉子,正在自家简易灶房里烧火煮猪食,妻子在一旁摆弄着盆盆罐罐。记者说明来意后,王长贵的妻子还没开口,就泪流满面了。只听见她不住地念叨:“‘顶梁柱’都成了个‘活死人’,以后的日子咋个过呀!”

记者看到,曾经可以挑起两百多斤担子的王长贵,现在体重掉了30多斤,显得苍老和憔悴,已完全失去劳动能力,大部分力气只能用来呼吸。王长贵说,他是2007年3月到安徽砂石厂打工的,大部分时间在粉尘作业,虽然一月下来可挣到2000多元工资,但由于工作环境太差、粉尘太大,只干了两个多月就回来了,没想到还是得了这种可怕的怪病。因没钱医治,只能在家等死。

像王长贵这样的人,仅永安、大池两村寨出去打工的45人中,除了两年来死了的11人外,现还有34个村民得了这种怪病——什么体力活都干不了,完全成了“活死人”。县委有关部门在得知记者介入调查采访后,当天晚上展开调查并初步核实:涉及向家坝镇3个村委会到安徽打工的农民工是77人,其中集中在永安村的就有65人。但对这一数据,该负责人却坦言:“这只是初步的统计情况,也许实际患病和死亡数字还不止这些。”

怪病让村民伤肺更伤心

家里的“顶梁柱”一下子成了“活死人”,许多家庭由此“因病返贫”。

经过一个多钟头的山路,记者走进了刘树祥家。刘树祥正坐在院子里,用呆滞的目光看着记者进来,显得十分的麻木和无奈。提起刘树祥的病,妻子周世银哽咽着说:“以前他壮得像头牛,什么重活、累活都是他干。现在连走路都成问题,上床都要人搀扶,说个不好听的话,他就像一个‘活死人’!”

记者看到,刘树祥的病情非常严重,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变成乌青色,而且还在脱皮,两只眼睛已没了神采,目前完全靠一些偏方药物养着。记者从他沉重的喘气声中,还能听见他喉咙里发出的“嘶嘶”声。刘树祥的妻子周世银哭着说:“他的肺已经破了,补了两次了,光医疗费就花去了5万多元。现在肺已开始腐烂,没有希望了。”

刘树祥说,他的肺一大半已经坏死,尽管每天服用大量药品,但是病情没有好转的迹象。今年只有49岁的他,已经感到自己时间不多了。医生告诉他,这种病无法根治,只能维持一段时间。他一脸苦楚地说:“我们千里迢迢跑到安徽去打工,就想能多挣点钱回家。当时我们每个去打工的人都这样想,但大家都不知道竟然会得这么严重的病。”

目前,刘树祥主要是靠妻子四处寻找偏方药物维持生命。为了给他看病,家里已经穷得叮当响,每个月下来,光抓药就要1800多元。为了减轻家庭负担,20多岁的儿子一直坚持在外面打工挣钱来为父亲治病

 曾有患病者被确诊为尘肺职业病 村民期待有效防治措施

患者双手肌肉开始萎缩

 

对村民患病的情况,当地有关部门是否知道?相关部门到底采取了哪些措施?向家坝镇永安村卫生所所长晁增明说,从2005年开始,通过对村民的检查和救治,就发现了这种迹象。2007年出现第一例死亡病例后,他们就感觉到问题严重。对此卫生所还专门进行调查,对病人的具体情况进行统计后,报给镇卫生院和村委会。晁增明希望,上级有关部门能拿出有效的监控措施,实实在在地帮助一下他们这些患病村民。

可能是尘肺病

由于村民不了解这种怪病,各种猜测和谣言传得很邪乎。有村民传言说,因为当地风水不好;也有的人说,这些患病的人在外面打工被黑心老板投毒暗算了等等。

这些返乡农民工患的到底是什么病?其中一个患病的村民景发财,去年6月份专门到北京大医院进行全面检查,直到被权威职业病研究所专家确诊为尘肺职业病后,才弄明白所谓怪病是咋回事。

据有关专家介绍,尘肺病是一种无法治愈的致残性职业病,被喻为不转移肺癌,至今没有治愈办法。得上尘肺病的人会逐渐失去劳动能力,最后呼吸衰竭而死。为了吸入更多的空气,尘肺病人会把身体缩成一团,甚至会跪在角落里拼命地呼吸,很多尘肺病人都是以这种方式吸入了他们生命中的最后一口空气。

在了解了怪病的危害性和不可治愈性后,一些村民才开始四处求医,由此背负上了债务。由于没钱治病,许多有疑似尘肺职业病的村民,也自认为是个“等死的人”,干脆放弃了治疗。

当地相关部门领导称,是否真的属于尘肺职业病,还要等有关专家认定后才能确认。一些村民都通俗地称这种病为“矽肺病”(尘肺职业病中的一种病例)。

村委会多次口头汇报

为了解患病村民的具体情况,记者与永安村委会主任刘树海取得联系。刘树海说,村委会在2005年就知道村民患病的情况了,而且他们了解到涉及该病的人有100多个。当时,村委会也口头向镇上有关领导进行了汇报。因为村委会没有条件和经济能力,特别是近两年陆续出现死亡情况后,村干部只能多方面做村民的思想工作,稳定他们的情绪。当记者一再询问是否对患病村民进行监控和采取相应措施,刘树海说村里没有办法,只是每次都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口头汇报。

村民患病情况,当地镇政府又是如何处置的呢?向家坝镇党委书记温业祥说,镇里也是知道这事的,主要涉及到永安、大池、楼坝3个村委会。为此事,镇里与卫生、劳动部门进行对接后,还多次开会研究过,把患病村民纳入低保对象,并强制让患者加入农村医疗合作保险,根据患病村民的不同情况,政府在生活等其他方面进行临时救助,并对其他外出务工村民开展宣传。

这样一个影响重大的公共卫生安全事故,为什么直到目前才开始浮出水面?舆情专项通报“卡”在哪里?请继续关注相关报道。(记者 夏体雷 摄影报道)

事件日期:2009年03月18日

显示剩余内容

分享到

医学百科App-更靠谱的医学知识!

词典 百科 测评 计算器